員工風采
梅園苑 | 重置人生,夢啟華能

微信圖片_20190916090623.jpg

我的高考:中等生的“超常發揮”

說來有趣,高考是我高中三年考的最好的一次。我既不是名列前茅成績斐然的“學神”,也不是廢寢忘食手不釋卷的“學霸”,成績中游,從來都不是老師和校領導重點關注的“好苗子”。所以我的高三生活相對輕松,在按部就班中重復著上課、做題、考試……直到臨考前幾天,別人好像都整裝待發了,我反而在抓緊刷題,覺得好多參考資料還沒做完。雖然與大部分人相比顯得猝不及防,但是好在我沒有緊張,從未想過一蹴而就,也沒覺得惴惴不安。反而滿心歡喜地期盼著迎接高考結束后沒有作業的暑假。

查到自己成績是671分的時候,我第一反應是:“今年這個分肯定偏高,上清華北大肯定得700要多分吧!甚至于我同學聽聞我的成績都難以置信的嘆息今年高考水漲船高,因為她有20分的少數民族加分也只到660。直到班主任給我打電話做思想工作,讓我“沖一沖清華北大”,我才反應過來我這原來是“超常發揮”了。


大學生活:一半遺憾,一半收獲

也算意料之中,我取得了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的錄取通知書。離開家鄉貴州興義,滿懷期待地踏入人大的校園,結果發現迎接我的是俗稱“東風破”的宿舍樓,實在是名符其實。在宿管阿姨純正的老北京口音的歡迎下,我踏入了這個即將度過四個春秋的宿舍:上下鋪的構造、緊湊的連體衣柜、整個宿舍公用的兩張小桌,頗有些艱苦奮斗的感覺。令來自南方的我更為震驚的是“公共澡堂”,沒有獨立衛浴,硬件條件的簡樸,一下子就把我從對大學的美好幻想中拉回了現實。

然而,比起大學里的課業壓力和競爭壓力,生活條件上的不盡如人意根本不值一提。在缺乏老師和家長監督的大學環境,自學和自律是最重要的品格,可惜這個道理是在我被各路學神學霸碾壓后才領悟到的,這也是我大學最大的遺憾。所以大三下學期論文寫作課的老師找我聊天,問我未來的打算,說覺得我挺適合讀博的時候,我只能尷尬答道:“謝謝老師,我的成績不能保研”。其實我也不是多想讀博,只是在得到肯定的一瞬間反而覺得有些慚愧,覺得自己辜負了老師的期待。

比起遺憾,更多的還是收獲。作為一個高考“超常發揮”考上人大的學生,剛開始確實很吃力,但正因為差距和壓力的存在,才產生了催人奮進的動力,讓我在不斷的積累與歷練中收獲了更多的成長,最辛苦,也最充實。大學這四年,在求是樓刷過夜,在漫咖啡蹭過網、在明法臺階吃過瓜、在畢業晚會的舞臺上打過醬油,從大一的小鮮肉變成了大四的老臘肉,各種酸甜苦辣的經歷都化作回憶,成為珍藏一生的禮物。


畢業選擇:在不斷“試錯”中成長

隨著上一屆師兄師姐的畢業,我們這一屆也晉升為本科中資歷最老的一批人,大家紛紛面臨著出國、保研、考研、就業的選擇。由于家里經濟條件普通、我的成績也不占優勢,我能選的,也就是考研或者就業。在大環境下,我也就盲目從眾地開始了考研的準備。

在這期間,我看到一個師姐所在的互聯網創業公司招募團隊合伙人的信息,我心里躍躍欲試。于是,經過一番溝通、面試、創意演示,我順利加入了這個團隊,從產品經理開始做起。創業團隊的優點是大家能力很強,可以快速學到很多東西,從事的工作比較富有創新性,能夠最大限度的實現個人的創意和想法……可創業團隊的缺點也是顯而易見的,待遇不穩定、人手不足、缺乏成熟的運作機制和規章制度、沒有邊界的工作內容、比“996”更長的工作時間……三個月后,我總算認清了自己并不適合創業公司,于是選擇了退出。

緊接著,我從一個極端反彈到了另一個極端,萌生了回貴州老家做公務員的想法。一是因為這時候回頭準備考研已經來不及了,二是爸媽總是有意無意地勸我回家工作。于是,我在校期間就順利地通過了選調生公務員的招錄程序,安心等著畢業。

畢業季畫上句號,我終于回家,在爸媽的笑臉中,在親朋好友的走訪中,家鄉的一切還是那么的熟悉,只是我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只知道開學念書、放假玩耍、過生日吃蛋糕、過年領壓歲錢的小孩了。選調生的政策是需要首先到基層鍛煉兩年,我被分配到一個離家不遠的鄉鎮的黨政辦公室工作。黨政辦作為各級政府開展工作的一個信息中心樞紐,就像一個通道,承擔著上傳下達、綜合協調的作用。事實上,黨政辦的工作是十分繁雜瑣碎的,所以黨政辦的同事幾乎都是天天加班,常常忙到顧不上吃飯也干不完活兒,而且每天常常被臨時性的事務性工作安排占據了大部分時間,以至于無暇處理日常性工作和手里不斷積累的五花八門的任務,往往到了最后時限才著急得雞飛狗跳,每天都忙的暈頭轉向,卻也忙不出個所以然。對我而言,這樣被動的工作模式和日常狀態讓人非常沒有安全感,就像騎在沒有韁繩的馬背上疾馳,絲毫無法掌控自己前進的方向與節奏,時間越久,越令人感到恐懼,就更別提成就感與滿足感了。幾個月下來,我越來越確信這不是我想要的事業和生活,終于下定決心選擇了辭職。

辭職的后果是與爸媽的持續冷戰,在幾次溝通對話無效后,為了避免更多的沖突,我搬出了家一個人住,靠自己大學的一點點積蓄維持著生活,一個人住的時間里各種狀況不斷,也讓我體會到了爸媽操持家務的不容易。

轉眼到了年前,因為一次回家時和爸爸又發生了口角,我一氣之下就說不回家過年了。巧的是,第二天我就看到之前去大理旅游住過的一家民宿招義工的消息,我順利拿到了義工的名額,一路坐了大巴、高鐵、渡船,在年前兩天到了位于大理洱海金梭島上的這家民宿。民宿老板也是曾經的北漂,辭職后和朋友來到大理,在蒼山洱海間設計建造了這家民宿。來之前我以為民宿主人的日常應該很悠閑,靜坐在落地窗邊,沏一壺茶,看云升云落、漁船海鷗。來了才發現,常年在島上的人并不會覺得這些風景有什么特別,也體會不到游客在島上體驗到的新奇與快樂。民宿主人的日常也并不輕松,既要操心店里所有的大事小事,又要在大理旅游業整體衰落的趨勢為下一步的出路傷腦筋,常常獨自對著電腦皺眉,頭發也白了小半。約定好的一個月時間比想象的漫長,突然明白了假期之所以美好也是因為短暫,無所事事的“閑暇”一旦拉長也會喪失魅力。


遇見華能:沉下心,再出發

可能所謂成長,就是在試錯中不斷反思,在反思后更好地繼續前行吧。過去這不到一年的時間里,我在不斷“試錯”中體會到了理想與現實的差距,真切感受到了從大學過渡到社會的艱難,從結果來看似乎是有些一事無成,但過程中確實也收獲了太多新的認知和感悟,也逐漸認清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

正當我收拾好心情準備重新出發時,加入華能貴誠的機會也恰巧出現在了我的眼前。華能貴誠信托計財部的招聘貼吸引了我,公司基本情況介紹里寫著:“信托行業翹楚,國資背景,外企管理模式,總部坐標貴陽觀山湖區;工作氛圍好,人才濟濟,良師益友眾多”,這與我此時心目中理想的工作如出一轍。除了看好行業及公司發展、專業背景對口、工作地貴陽離家近房價低等各種客觀現實因素外,“工作氛圍好,人才濟濟、良師益友眾多”這點最讓我心動。所謂近朱者赤、近墨者黑,對于剛踏入社會,就像一張白紙的畢業生來說,能夠引導、促進自身不斷學習進步、保持赤子之心的工作氛圍和工作伙伴是至關重要的,也是我在當時的幾個工作機會中最終選擇了華能貴誠的原因。求職中不乏優秀的競爭者,所以我在等結果期間一度感覺“涼涼”,直到某天下午郵箱里彈出offer時,我才開心得手舞足蹈,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

接下來的幾個月,是我與工作和同事相互磨合的過程,在這個過程中,我仿佛是一個在大人的注視下蹣跚學步的小孩,真是經歷了不少的笑話與波折,才從爬學會走、再從走學會跑……所有的東西都是從零學起,對于大家稀松平常的事情,到了我這就是一個新的重難點和易錯點,所以特別感謝計財部的前輩們,對我給予了最大的包容與耐心,不厭其煩地解答我的許多問題,毫無保留地教給我各種理論知識和經驗教訓,常常一語點醒夢中人,讓我少走了很多彎路……計財前輩們的提點指教與關心愛護,如春風化雨般悄無聲息地滋養著我,當我第一次有條不紊地結束一天的工作任務時,我才在滿心歡喜中驚覺了自己的進步。

工作上一點一滴的經驗積累讓我越來越對工作感到適應,日常里相互間的關心問候讓我越來越覺得計財部像一個家。最重要的一點是,在與大家的日常協作與應對各種臨時性情況的緊急作戰中,我看到了所有人嚴謹認真、一絲不茍的工作態度:絕不容忍一分錢的差錯,絕不推卸責任回避問題,也絕不會抱著僥幸心理敷衍了事……這樣的工作態度一天天感染著、影響著我,讓我對“做好工作”越發感到敬畏。我想,也正是這種公司上下都懷有的“如履薄冰、如臨深淵、如臨大敵”的敬畏心,驅使著每個人在自身崗位上傾注心血、深耕不輟,把工作做到極致、再把“做到極致”標準化和日常化,才為公司一路以來乘風破浪、完成一個又一個看似不可能的目標,提供了最堅實的底氣與動力。


重置人生,夢啟華能

與華能貴誠的相遇,對我來說是一個重置人生的故事;而與華能貴誠的同行,相信將是一個用行動書寫夢想的故事,這個故事剛剛開始,未完待續……

云南八大产业三张牌